高中作文我的爷爷

日期:2019-12-02

  “妈妈,这个红红的是什么花吗?”近段儿子对花花草草感兴趣,打破沙锅问到底,在这一问一答中,我忽然想起了去世二十多年的爷爷。

  那年我上小学五年级,生了一场缠人的病,多处治疗无效,握着医院里的病危通知单,妈妈只知道哭泣,爸爸也是六神无主。爷爷吧嗒吧嗒抽了一阵旱烟,说:“我想起驻马店的拜把兄弟的儿子,做了多年军医,找他去,还是我的干儿子呢!”

  爷爷一惯风风火火的急性子,他马上收拾行囊,我背了几件换洗衣服,就跟着爷爷风尘仆仆地赶往驻马店。

  我们先去驻马店的唐哥家,唐哥在驻马店市公安局工作,他骑着摩托车把我们送到爷爷的干儿子家。

  听老辈人说,太爷爷有兄弟三人,三家生有十多个孩子,但因为天花等疾病,长大成人的只有爷爷。三家人呵护他,过度溺爱,以至于爷爷在太爷爷快断气时还在问他要钱。爷爷生性豪爽,在年青时结交72个拜把兄弟。

  我没有见过奶奶,但听说他们的婚姻也是磨人的,吵架时爷爷扛着给蓄牲扎草的铡刀,几个村子追逐。后来实在过不好,奶奶和大伯、大姑、爸爸、小姑一起过,而爷爷自个人一起过。奶奶在我刚刚出生时就过世了,而我记事后并没有看到传说霸横的爷爷,或许时光终于造就了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。

  不是因为病,多半是想不起走动这拐了几道弯的亲戚,爷爷的干儿子己经是一位头发花白的退休老医生,他家里有老伴,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孙女。就过样我和爷爷住在并不熟悉的医生伯伯家。小女孩虽然只有四五岁,却是伶牙利齿。她敌视地打量着我,“不准你在我家住!”虽然童言无忌,却这使得如同林黛玉初进贾府一样,拘束而又谨慎,我总觉得背上好象扎了无数针盲。

  医生伯伯带我们去医院看过,然后每天两次到医院打针。其余的时光我和爷爷大都一起度过,我的大伯曾在此处当干部,爷爷在这里住了好几年,地理是比较熟悉的。

  我们坐在公路边的长椅上,看看来来往往的人,我在心里计算着还要吃几餐饭,我就可以回家了。附近有一个汽车站,我和爷爷走进去看扛关大包小包来来往往的人流,那么多面孔闪过,却没有一个是我熟悉的。爷爷说到时候我们回家,也要进这个车站坐车,我便热切地盼着,那一天快点到来。

  一个周末,爷爷说我带你去公园吧,城里人的公园可好玩了!

  我就跟着爷爷走,我们俩走了近五里路,转了好几个弯,我己是体力不支,面红气喘,我不仅佩服爷爷来,虽然己是七十多岁的老人,他依然腰板挺直,身体健康,即使步行五六里路,也是从从容容!

  终于看到人民公园的字样,初去公园,看到里面生机勃勃的花卉,郁郁葱葱的树林,小鸟无拘束地亮着歌喉。我又成了一个开郎的孩子,忘记了病痛,忘记了孤单,我的注意力被一朵朵红红的花吸引着,那花那象鲜艳,象一束朵燃烧的火炬,"爷爷,这花叫什么名字?”“死不了,这花生命力强,泼辣得很,在哪都能活。”我注视这平朴的花,想起去医院的路边,也有这样的火红。

  这样走着走着,忽然看到唐哥和小侄女,在这么大的一个城里,看到熟人也是那样的亲切。原来小侄女要写公园一角的作文,唐哥就带她来了。在这里遇到,是那样的惊喜,因这这是别人的城市,热闹繁华的背后,是孤单落漠。我们一起并行了一段,唐哥便先行回去了。

  多年以后,我想到,唐哥对于我和爷爷,定然是不那亲切的,要不怎么会把我们送过去之后就不管不问了呢?可是又有什么理由去强求别人对你亲近呢?爷爷终归是他的亲爷爷吧,我暗暗发誓,如果有一天,我在城里有自己的家,定然要接爷爷过去,带爷爷去看山看水,玩玩转转。

  那天我和爷爷走走转转,很晚才回去,口渴得很,公园出口有一家买奶茶的,问了价钱,贵的超出爷爷的意料,他迟疑了一下,我赶紧说爷爷我不渴,爷爷笑了,很干脆的拿出钱,买了一个大杯。我喝着好喝的奶茶,心里溢满淡淡的奶香。那是我记忆中最好玩的一天,那一天没有病痛,没有孤单,只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老爷爷的快乐和幸福。

  那一天在多年以后回味起来依然飘着岁月的奶香。

  十天之后,我们回了老家,爷爷带着我坐公车,到离村7里地的宋集下,然后我们俩个一路走,一路说,慢慢的缩短到回家的距离。

  爷爷说:“妮,累了就歇一下,把包给我!”“爷爷,我拿得动,我们走吧,我想一步跨到家呢。”

  “爷爷,你说我的病能好吗?”

  “能好,爷爷把命抵给你,让病都冲爷爷来吧!”

  那时爷爷的身体定然是很好的,走那么远的路,爷爷那大年纪,从没说过累,反倒还来为我鼓劲。可是爷爷在次年就过世了,也许真的如他说,他把命抵给了我,把生给我了。那时我只是一个上初一的大孩子,没有挣钱,不要说有一个城市的家,连一件哪怕微薄的礼物都是奢望。

  爷爷去世的那年冬天冷,下了很大的雪,我到乡中住校,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,心里便比这漫天的飞雪还要寒冷,听说爷爷去世前是迷糊的,但还是一遍遍地呼唤着亲人的名人。

  现在,我在城市里也有了一个家,可是我再也没有办法带爷爷一起去公园走走转转,我有钱了,可以给爷爷买好多杯好喝的奶茶,可是爷爷您在哪呢!

  这样想着爷爷,记得他刚去世那会儿,我和妹妹都是想着写一本关于爷爷的书,可因为上学,因为时光,终究是没有提起笔,后来那些琐碎的记忆都成为岁月的陪葬,只是多年以后,爷爷的身影依然高大清晰,爷爷牵我手的温度依然透过岁月的纸背,原来那些最亲最爱的人,都不会走远,他们只是藏在我们的心里,永远的陪伴着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