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语文积累的作文

日期:2020-02-13

  积累是个内涵丰富的概念,可以从不同的方面作横向的扫描。正确全面地理解积累的内涵,是指导学生科学高效地积累的前提。

  语文积累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语言积累。语言积累应包括三方面内容:一是语言材料的积累,如掌握最基本的文字符号,积累大量的词汇等。积累语言材料是语言发展的基础。二是语言规律的积累。通过听、读理解语言,通过说、写表达思想感受,都有自己的规律。了解语言规律是语言发展的关键。小学生了解语言规律,是在长期模仿学习、语言实践中通过反复多次的感性接触进行的,积累的多是近乎于模糊直觉的感性体验,而不是理论形态的语法修辞逻辑知识,不是阅读学、作文学之类的东西。锤炼语感就包括锤炼对语言规律的感觉。三是语言典范的积累,如记诵古今中外精彩的语段、篇章等。语言典范往往包蕴着丰富的语汇、深刻的思想、美好的情思,还是创造性地运用语言规律的成功范例。积累语言典范有助于提高学生的综合修养,是促进语言发展的重要手段。

  除了语言积累,语文学习还必须注意文化积累和生活积累。语言本身是一种文化,语言反映的也是丰富多彩的文化,语文学习就是语言文化的学习,不只是掌握语言文字。语文素养越高,语言与文化的结合就越紧密,语言文化素养的综合性就越强,纯语言文字占的比重反而会越小。语文教育就是要提高学生这种综合的语言文化素养。可见,丰富文化积累既是语文学习的内容,又是促进语言发展的手段。当前呼吁加强人文教育,主要是强调用人类优秀文化成果滋养熏陶学生,丰富学生的人文积累,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,促进学生人格的健康发展。文化积累的内容也十分丰富,包括了解一定的文化常识,阅读欣赏一些优秀的人文作品,感悟优秀的文化精神,领会科学的人文研究方法。人文精神和人文方法是人文教育的核心,是锻造学生文化品格的重要武器。语文教育的核心目标就是运用这两个武器锻造学生的灵魂,最大限度地提高它们的人生质量和层次。学会听说读写都是为实现这一最终目标服务的。

  生活积累也很重要。语文学习与生活联系十分密切:一方面,语文学习需要一定的生活积累。了解一定的生活常识,培养积极的生活态度、健康的生活情趣,形成高尚的生活理想,积累丰富深刻的生活体验、生活感受,语文学习才有基础,才有持续发展的动力。阅读理解得深,需要这样的积累;作文写得好,更需要这样的积累。另一方面,语文又是生活的工具,学习语文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认识生活,更好地参与生活、改造生活,让自己、让他人生活得更有意义、更美好。语文教育不仅要注重语文工具的操作性教育,还要加强语文工具的目的性教育,指导学生了解语文学习与生活的关系,指导学生在语文学习中学会生活,在生活实践中学习语文,并最终能够有效地运用语文工具更好地生活。生活积累无需孤立地进行,语文教学中注意指导学生学习生活、积极参与生活,做生活观察、思考的有心人,生活积累的任务就自然而然地完成了。

  积累又是一个过程,可作纵向的考察。摸清积累过程的内在规律,是指导学生科学高效地积累的关键。

  积累是一个过程,是一个有众多心理因素参与的复杂过程。积累过程有自身的发展规律,应当认真地研究探讨。

  这里主要说语言积累。语言积累不只是语言的识记巩固,它一般要经历理解、感悟、鉴赏、记忆的复杂过程。理解,就是弄懂对象说的是什么意思,想表达什么想法。理解的任务主要是准确地“再现”,是积累的起始环节。感悟,就是通过反复诵读、思考,从对象的内容信息中引发自己的感想,悟出自己的收获。感悟已经开始由人到己,由“再现”到联想创新,是积累的较高层次。鉴赏,就是通过欣赏性的阅读、感受、品评、体味,揣摩表达的方法技巧,汲取艺术营养。鉴赏实现了由内容到形式的过渡,是积累的更高层次。记忆,就是将自己学习的收获加以归纳整理,存入自己的经验库,与自己的经验结构对接,完成经验重组。记忆是积累的末端环节,最终决定着积累的成效。上述过程可以用下图表示:

  理解感悟鉴赏记忆

  由此可以得出以下认识:

  ⑴理解、感悟、鉴赏是积累的前提。小学生的理解、感悟、鉴赏可以是浅层次的,但却不能完全缺失。一点不理解的记忆只能是机械记忆。机械记忆不仅效果上远远无法与有理解的记忆相比,而且失去了积累的意义,不是真正的积累。

  ⑵理解、感悟、鉴赏、记忆四个环节不能机械分割。理解中往往有感悟,有鉴赏,也有记忆;记忆中又往往有新的理解、感悟、鉴赏。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使积累过程显得愈加复杂。

  ⑶四个环节前后有序,但这种序又不是绝对不变的,有时还可以略过或省去其中某个或某些环节。比如内容、思想比较浅显的读物,阅读活动往往会很快过渡到鉴赏、记忆;内容、思想比较深邃、比较有价值时,吸取思想营养特别重要,积累活动也就会在理解、感悟上多花功夫。一切取决于读物的特点和阅读的目的。

  ⑷从理解到记忆,积累往往需要循环往复多次反复,不是一次完成的。“好书不厌百回读”,一个回合有一个回合的收获。

  ⑸积累是积极、自觉、主动的学习活动。积累的兴趣、愿望的强度,是否善于自主地组织积累活动,直接影响积累的成效。

  ⑹语言积累与文化积累、生活积累密切相联,相互制约。孤立地进行语言积累不会取得理想的效果。

  文化积累、生活积累与语言积累有相通之处,又有不同的特点,也需要深入研究。这里只强调一点,语文教学中的文化积累、生活积累都是在语文学习过程中通过理解、运用语言文字的具体训练自然而然地进行的,不能脱离语文学习另搞一套。这是语文学科的特点,与政治、历史等学科中的文化研究、生活学习有质的不同。

  当前语文积累的视野过于狭隘,理解过于机械。到底应进行哪些方面的积累,怎样指导学生科学高效地积累,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。

  近几年,语文教学界重视积累的人越来越多,但认识中的模糊、偏颇也很多。归结起来主要有两方面:

  一是视野狭隘。人们都在强调积累重要,但究竟该进行哪些方面的积累,看法却往往大相径庭。不少人谈积累都局限在语言层面,文化积累、生活积累都不在视野之内。这还是个“大语文”“小语文”的认识转变问题。仅仅把“语文”理解为“语言文字”,视野当然就很难拓展开来,“语文”丰富的文化内涵就不会受到重视,“语文”本应有的对自然、社会、人生的热切关注就会被忽略。这样的语文教育能造就出“孔乙己”式的酸秀才,却很难培养出心胸开阔、涵养丰厚、有历史责任感的现代英才。语言积累方面,则要么只强调语言材料的积累,似乎只要记住一些文字符号,记住一些词语,语文积累就大功告成;要么只强调语言典范的积累,似乎只要多记诵一些精彩语段、篇章就万事大吉;至于语言规律的积累,因为怕沾繁琐讲析之嫌,很少有人大胆讨论。语文本来“皮厚”,会学的人越学越轻松,不会学的人越学越“头沉”,所谓“会学”也就是善于把握语言理解、表达的一般规律。感悟一点理解、表达的规律,讲究一点基本的方法还是必要的。

  二是理解机械。积累是什么,不是机械地抄抄写写,不是死背词语解释段落大意中心思想,不是不动脑筋地记诵他人语段、篇章。当前指导学生科学高效地积累,需注意纠正以下倾向:

  ⑴切断记忆储存与理解、感悟、鉴赏的联系,把积累变成孤立、机械的记忆活动。积累是经验结构的积极重建,不是机械的累加、堆积。积累的对象必须是有意义的内容,不能是无意义的符号群。弄清内容的具体意义,识别内容的具体特征,了解内容之间、内容与原经验结构之间的具体联系,是有效积累的前提。把一切理解、感悟、品评、揣摩逐出积累的领域,一味强调记诵,学生的兴趣难以持久,“悟性”也会逐渐萎缩。古人重“多读”更重“自悟”,没有“悟”的“多读多背”与死记硬背何异?语文积累确实与动物反刍有类似之处,对某一作品的理解感悟借鉴吸收很难一次完成,往往要随着阅历增长多次反复。利用最佳年龄时期多记诵一些优秀作品能够终生收益。但最初的记诵吸收是以最初的理解感悟为前提的。最初“悟”得越多,记诵的效果也会越好。“反刍”说强调多读多背的重要性,注意到“悟”的深浅与年龄阶段的相关性,有积极贡献,但却不能由此否定“悟”的必要性。一年级学生背“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。日日待明日,万事成蹉跎。”“何其多”“成蹉跎”难理解自不待言,连“复”也背成“hù”,“待”背成“ɡài”,他对这首诗领会了多少?这样的“积累”究竟有多大意义?至于怎样指导学生“悟”,那是方法问题。指导不等于繁琐讲析,方法不科学与该不该指导是两个问题,不能因噎废食。

  ⑵不顾学生的兴趣愿望,以教师的好恶代替学生的自主选择,把积累变成硬性灌输的过程。为什么要读要背?为什么背这些而不是背哪些?只笼统地说对语文学习有好处是不行的。巧妙激发学生的兴趣,让学生为积累的对象所吸引,产生读、背的需要和欲望,积累才会有内驱力。要把选择的机会还给学生,让学生在价值判断的实践中逐步提高眼力。教师的任务是帮助学生把眼界打开,指导学生逐步掌握价值判断的标准,研究探索积累的方法策略,而不是充当包办太多的“保姆”或专管“背不过打手心”的私塾先生。硬让学生“积累”往往会挫伤学生的积极性。

  ⑶积累指导偏重于内容的扩充,忽视自主积累的意识、能力与习惯的培养。培养自主意识、能力与习惯比增加积累内容更重要。有了自觉积累的意识,学会了积累的方法,养成了注意积累、善于积累的习惯,学生才能自己“持续发展”。

  ⑷在文化积累方面,过分强调传统传承,以现代精神批判创新明显不足;过分强调民族文化传统的继承,唯我独尊的狭隘民族文化观依然阴魂不散;对待名家名篇难解盲目崇拜情结,缺乏客观的价值判断指导,与名人、大家比肩从正反两方面批评借鉴尤显不足。这样的人文教育不利于科学的文化精神、文化观念的形成,只能培养出盲目崇古、崇书、崇尚权威、固步自封的现代文化奴隶。

  ⑸生活积累方面,只看到了解、感受、体验生活的必要性,把认识生活与参与生活、改造生活割裂开来。只看到生活积累是语文学习的基础,看不到语文学习又是认识生活、参与生活、改造生活的手段。认识生活的目的模糊不清,语文学习仍然是脱离生活的纯工具训练。认识生活又过分偏重正面的了解,过于教条的“思想性”、“政治化”干扰了正常全面的观察思考,生活变得虚而假,生活积累失去了真实性。这样的生活积累也只能造就病态的语文和病态的学生,与语文教育的目标背道而驰。

  语文积累是个老话题,又是个新课题。猛一提似乎什么都清楚,仔细一想问题还很多。语文教学不仅要重视积累,更要加强对积累的内在机制、发展规律的深入研究。语文积累期待着更为具体、切实的理论指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