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事

日期:2019-08-10

  “妈,给我洗一下鞋,明天有队会。”

  正在写作业的我,头也没有抬,就冲着正在给奶奶熬药的妈妈喊。

  “好的,妈这就给你洗。”

  像这样的小事,十五年来,我不知道喊了妈妈多少次,而这次却成为我生命中最难忘、最内疚、最想自己扇自己耳光、也是最后的一次和妈妈的对话的一次。

  “妈,药熬好了,咱们喝,然后,我给闺女洗鞋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我听见妈妈给奶奶喝药,然后就进入水房给我洗鞋。

  听到妈妈洗鞋的水声,我不由得笑了。

  记得有一次,我跑步把鞋弄脏了,新新的鞋弄脏了,我心里特别心疼,回到家里,把嘴撅起,也是大声地喊妈妈:

  “妈,我说的跑步就穿那双旧鞋,你非要说今天是我生日,让我穿的漂漂亮亮的去跑步。哼,弄脏了吧!”

  这么不讲理的我,自己把鞋弄脏了,还大呼小叫地怪妈妈。

  而妈妈听了,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“自责”到:

  “对不起女儿,小事,妈给你洗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就见妈妈,蹲下来,认认真真地洗着,把泥洗净、把鞋洗白、把水洗脏、把汗珠洗出、把快乐洗满。

  “咚”、“哗啦”。

  我正在想着那次妈妈给我洗鞋的乐事,突然听到水房里发出奇怪的声音。

  我走了进去,奶奶跑了进去。

  “妈,妈,您怎么了?”

  就看见妈妈苍白着脸、大喘着气、紧闭着眼、卷缩着身,倒在地上,手里还拿着鞋刷,头上还挂着汗珠,皱纹了还溢满幸福。

  “妈,”我看着一句话也不说的妈妈,着急地喊着。

  “快打120!”

  奶奶哭着喊到。

  120来了,妈妈进了医院。

  “立即抢救。”

  大夫一边大喊,一年进入紧张的抢救中。

  很久、很久。

  很久、很久、很久。

  大夫低下了头,有气无力地说:

  “不知道她有严重的心脏病?”

  大夫停了停接着说:

  “病人在干活时倒下了,你们家人就不惭愧吗?”

  然后,大夫把抢救的仪器都撤了,大声地喊:

  “人没了!”

  ——人没了?

  人没了?

  “妈——”

  我一头扎进妈妈的坏里,扇着自己的耳光,撕心裂肺地喊着、哭着、内疚着。

  “妈——”

  “妈,我再也不用您洗鞋了!”

  “妈,这哪里是小事,这小事,要了您的命啊!”

  “妈,妈,妈……”

  雨,雨在刷刷的下着;风,风在呼呼的吹着;泪,泪在哗哗的流着;心,心在阵阵的疼着。

  跪在妈妈的坟前,任凭雨浇着、任凭风打着、任凭泪冲着、任凭心裂着。

  小事?我恨透了我自己;小事?我悔青了我自己;小事?我就想扇死我自己。

  “妈……”

  “妈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