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所爱

日期:2019-07-09

  三毛说:“你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任何事情;只要提起,你就会怀念起每一个人来。然后每一个细枝末节就会被放大,放大。宛如把利刃插入心脏,疼得室息”。

  当我每天早晨被灯光刺得捂住眼时,当我间个人走向则所时,当我放学后奋力弃向食堂是……他们便从心里的城池跑出来,向我招手,向我微笑,和我寒喧。然后我的心像是被人扎了无数个小孔,思念从小孔里溢出来,淹了心城,再从眼眶里流出来。

  倒带,回到一年前。

  那是一个大家都称赞的班级,团结且友爱。运动会上,掌声热烈的班操比赛一等奖;喊和汗水合的拔河第一名;期中考颁奖会上的一等奖包揽;“纸牌风波”上全班同学们流下惭愧的泪水;体考模拟上男生带领一组又一组的女生跑完八百米全程;以及女生们为全班同学制作的柠檬水;晚会上班

  委购买的零食;最后一节体育课上的“札物交换会”;最后一节英语自习上的《再见》和《董小姐》以及拥抱在一起时流下的泪水;毕业前夕无数张搞怪的合照;操场上的香樟和紫荆花;空气中弥漫的风油精和咖啡味……每幕都如同利爪一般疯狂的撕扯我的心,泪水无声的流出来,灼伤我了的每一寸肌肤。晚会上、礼物交换会上、最后一刻中考科目结束时,我们都没说再见。此刻,我只想拉住流年,好好与每一个人道声再见。

  回来,回到现在。

  那日午休,我做了个梦。梦里我们依日为中考忙得焦头烂额,依旧在课间嬉戏打闹;他们依旧在我身旁。甚至,我还闻到了操场上柏油和香樟混合的味道。可惜只是梦。

  毕业是什么?毕业是一窗玻璃,我们要撞碎它,然后擦着锋利的碎片走过去,血肉模之后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。

  三毛还说过:“岁月极美,在于其必然的流逝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