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

时间:2021-05-15 12:27:26 语文作文 我要投稿

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(通用10篇)

  在平时的学习、工作或生活中,许多人都有过写作文的经历,对作文都不陌生吧,作文一定要做到主题集中,围绕同一主题作深入阐述,切忌东拉西扯,主题涣散甚至无主题。还是对作文一筹莫展吗?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(通用10篇),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。

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(通用10篇)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1

  石壕吏改写唐代“安史之乱”发生后的一天拂晓,晨雾笼罩着大地,石壕村一片死寂。

  这时,杜甫就要起程赶路了,他紧紧握着外逃一夜刚刚回来的老汉的双手,默默告别。他步履艰辛地走着,一路野草遍地,哀鸿惨叫,民不聊生的景象。他触景生情地想起了昨夜的一幕:昨天,杜甫匆匆赶路,夜幕降临时,才走到石壕村。他不得不到一个老百姓家里投宿。这家的老夫妇俩热情地接待了他。深夜,路途疲倦的杜甫刚刚躺下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接着就是一阵粗暴的叫骂。老汉一听知道抓丁的又来了,就慌忙翻墙逃跑了。老妇人颤抖着去开门。“男人呢?快把人交出来!”差役一进门就叫嚷着。

  他们一个个吹胡子瞪眼睛,在火把的照耀下,好似一群魔鬼。老妇人伤心地哭诉道:“我的三个儿子都到邺城防守去了。最近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说,他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。死的人已经长眠地下,生的人又能苟活几天呢?唉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差吏暴跳如雷:“少废话!屋里还有谁?把人交出来!”老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,悲悲切切地说:“家里再没有什么人了,只有个吃奶的小孙子,就因为他太小,他的母亲才没有改嫁。她进进出出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,怎么好出来见人呀?”“那也不行!”说着,凶暴的差役就要进屋捉人。老妇人哭着哀求道:“行行好吧!留下她吧!你们实在要人,我跟你们去好了。

  我虽年老力衰,可是连夜赶到河阳,还来得及给你们做早饭呢!”“那就快走!”夜更深了,大地又死一般地沉寂。杜甫只隐隐约约听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。忽然一只寒鸦“哇”了一声,打断了杜甫的沉思。他环顾四周,真是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一片悲凉凄惨的景象。他犹信:“苛政猛于虎”、“赋敛之毒有甚是蛇”啊!他无可奈何地迈着艰难的步履向凄风愁雾中走去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2

  又是一个无比黑暗的夜,好像和昨晚一样黑,杜甫独自一人站在小河旁望着看似平静的河面,眼睛里写满了忧伤。一阵冷风吹过,把他送入了昨晚的回忆中。

  那晚,杜甫借宿在石壕村中一个贫穷的农家,晚饭时,杜甫与老翁一边喝酒一边谈论着前线的战况,两人不禁摇着头,叹着气,正在做饭的老妇瞅了瞅,尽量露出笑容,道;“呵呵,老头子啊,家中来客人了,就别提那伤心的事了。”老翁脸上显出了不服气,说:“你个老婆子,你懂什么啊,去去去,做你的饭去。”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吼叫,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“快开门,快开门。”老翁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,脸色大变,刚才的快乐消失得无影无踪,丢下手中的酒杯,翻墙走了。杜甫好像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叹了口气,感叹这个乱世。老妇急急忙忙去开门,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,道:“原来是两位官爷啊!不知今夜诶到访所为何事?”官吏瞟了她一眼,轻蔑地说;“你家中还有什么人?”老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,道:“老妇我有三个儿子,全部都去服役了,前几天,有一个儿子在信中说,其他两个都战死了。”说罢,便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。而那些官吏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吼道:“少废话,让我们进去搜查一下。”官吏推开老妇,便要进屋搜查,老妇颤巍巍地走到官吏面前,哀道:“官爷啊,老妇家中还有一个正在吃奶的孙子,和他的母亲,因衣衫褴褛实在不宜见人啊。”老妇几乎快要哭出声音了,两个魔鬼的面目变得狰狞,道:“今天我非要带走一个人不可。”这一声怒吼让老妇面如土色,她无奈的摇摇头,说:“既然如此,那就把我带走吧,这样还可以为你们做饭。”魔鬼冷笑道:“算你识相,走。”老妇转过身望了望那个曾经温暖过的家。

  一阵风吹过,把杜甫从回忆中叫醒了,望了望四周,满是黑暗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3

  一个秋风萧瑟的夜,星星都冷得闭上了眼,月亮早已隐去,只剩下那一棵老树,在苟延残喘,用它衰老的声音去控诉着什么。就在这寒风里,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一座吱吱作响的门前随风消散,后便传来咚咚的敲门声。没有节奏,没有旋律。“谁?!”门内传来一声警惕又苍凉的老妪声。“大娘……咳……我是来此逃难的,请求住宿一宿……”敲门人的声音偏哑,盖不住这咆哮的秋风。“吱扭”几声,那扇老门开了,一位衣衫褴褛,饱经风霜,双眼悲伤的老妇开的门。尽管看不清老妇的样貌,但她眼神中那一抹绝望与苍老,划过逃难者的心。“大娘……”逃难者尚未说完,忽然,老妇双眼圆瞪,显露出无限的惊悚与恐慌,她急促地对逃难者说:“快!躲到屋后!我丈夫在那!”一边说,一边迈起步伐,走向老门,将它死死压住。老门拼命地抵撞着老妇,不知道是不是风的作为。老妇心痛的喘气声,那么不起眼。“开门!开门!”门外传来一阵粗俗的敲门声,一个尖锐的声音喊叫着里面的人。老妇缓缓闭上了她的双眼,又缓缓睁开,锁紧身子后,转过身去,打开了那扇吱扭的老门。

  几个穿着差吏衣裳的人,毫不留情的闯了进来,将老妇掀到在地。老妇爬着起来,坐跪在差吏跟前,老泪纵横,痛诉道:“求救苦救难的官老爷放了我们这苦命的一家人吧!”老妇边哭诉着,边拉上差吏的衣服。“我有三个儿子,个个身强力壮,干活都忒带劲!谁知几个月前被强拉到邺城服役,就没了音信。前些个儿,我的二儿子来信说,我的大儿子和小儿子,战死沙场了……呜,我目前活着,也不过是苟且偷生,但死去的人哪,他们的日子,却还长着呢!”老妇越说越悲痛,苍老的声音在萧瑟中令人发指。“少说那些个废话!我问你,你家还有些什么人?”差吏并不理老妇,只是一脚踢开老妇,质问道。“我……我家里还有个儿媳妇儿,苦命的很……可惜了多好的姑娘进出都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……还有我那在吃奶的小孙子,小小年纪便丧失父亲……呜……”老妇轻轻敷了一下眼角的残泪,接着诉道。“那我管不着!我今儿必须从你家带走个人!”差吏双目狰狞,手叉着腰,粗俗残暴,令人胆颤。老妇听到此话后,无奈地瘫坐在地上,即使双眼紧闭,也难挡酸泪的滚滚涌出。

  一会后,老妇站起身来,理了理两鬓的霜发,冰冷脆弱地说:“您看……我行吗。我虽然年老,不能上前线打仗,但好歹能够去河阳服个役,替将士们做饭洗衣……”渐渐的,风停了,月出了,老树好容易停住了喘息,又不知是哪只感性的鸟儿唱着沉郁的歌。第二天早晨,逃难者告别,却不见老妇的面,在向老夫告别答谢后,两行滚烫的泪珠从他的眼角落下,不知滚向了哪里……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4

  黄沙弥漫,天空阴沉沉的。西风凄厉,犹如鬼哭,那苍黄的夕阳就这么沉沦下去。现在正是安史之乱,民不聊生,我也只好回自己的老家过日子。现在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无精打采地寻找着落脚地。黑幕渐渐吞噬着大地,风呼呼地刮在我的脸上如刀割一般,不禁让我打了一个寒战。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,前方出现了一个村子,村子前刻着石壕村的石碑因为战争的缘故也模糊不清,四周杂草丛生。

  走进村子,各家各户把门关的严严实实,哎,罢了!大家都被战争弄怕了。我牵着马在村子转了一圈,幸好,上天眷顾,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收留我的人家。这是一座破败的房屋,院子长满了杂草,窗户是用纸糊的,虽能挡风,但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丝丝寒意。接待我的是位老妇人,岁月的艰辛,她的面上刻下了时间的痕迹。一双眼睛充满了血丝,头上布满了银发,老翁穿的破烂不堪。他们还有一个儿媳,她没有一件衣服可以穿出去,还有一个没奶吃的孙子。这户人家拿出了仅有的一点儿粮食款待我说:“对不起,我们家没有什么佳肴款待你,真是不好意思,家里的壮丁都去打仗了,田地都荒耕了……”我满怀谢意地说:“别这么说,真的很感谢你们能收留我一宿。”这家人很热心,他们还问我很多关于我一路上的见闻,我们不由地一起感叹悲伤。

  由于白天赶路的劳累,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约二刻,我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。我看见老翁从断墙上翻了出去,老妇也赶紧让我藏好,然后走过去开门,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漫长。门还没有开,就被差役给踹开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闯了进来,为首的把老妇推倒在地,恶狠狠地骂道:“你想把老子累死啊,这么迟才开门。快把你家的男人通通交出来。”差役噪叫的声音多么凶横!老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又多么叫人揪心!“官爷,屋里实在没有别人了。我的三个儿子都去戌守邺城了。两个已经站死沙场,一个尚有音讯,可也是苟且偷生啊!”老妇哽咽的说。“少啰嗦,你家一共几个人关我屁事,反正今天必须交出一个否则烧了你们家的破草房。”差役瞪着眼说。“可家里没男人了啊!”突然,一阵哭啼从屋内断断续续地传来。“死老太婆,你还敢骗我们,谁说屋里没人?”说着便想要破门而入。老妇见势不妙,忙拉住差吏的袖子哀求道:“官爷,那是我正在吃奶的孙子,尚未满月。因为他在,所以他母亲还不肯离去。你总不能让他上前线吧。如果不嫌弃,就让我去服役吧,兴许在天明前还能为战士们做上一顿早饭。”差役奸笑地说:“反正能交差就行,现在就快跟我们走。哈哈!”说完,骂骂咧咧地把老妇架了出去。老妇不舍地回头望了一下便渐渐离我们远去。老翁回来了,看到这个场景,抱头痛哭。我按奈不住内心的悲愤,推开门,任凭那呼啸的风肆虐地向我挑衅。抬头,仰望,只有那月亮被孤单影只地遗弃一旁,寻不见星星的足迹。我回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夜不成眠。隔壁传来的抽泣声如刀绞般刺痛着我的.心。

  天终于亮了,细雨丝丝,那村里与我道别的就只剩下老翁。他的眼依然红肿着,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而留下的只是深深地无奈和自责。雨依旧在下,我牵马行走在羊肠小道上,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5

  傍晚时,晚霞笼罩了整片大地,黑暗的社会折磨着每个老百姓。

  在石壕镇的一个小村,哪儿的人们总是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。当官兵过来抓捕家丁、年轻男子时,家中的女子面无表情,仿佛承受了一切痛苦。

  听到官兵连夜搜查,老翁立马跳墙,来不及带些吃的食物填饱肚子。匆忙的老翁跳墙时,由于搬到一块石头,引起官兵的思绪,老翁不顾一切,抚摸着伤口离开了。

  官兵怒气冲冲地吼道,似乎震动了一片大地。妇人受到惊吓,神志不清地说到:半夜不要影响别人休息。官兵一怒,扇了老妇人一巴掌,老妇人痛哭着,哭的多悲苦。

  老妇人哭道:我有三个儿子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,身负重伤,另外两个儿子为国效命,战死沙场。存活的人苟且的活着,日子单调而毫无意义和价值。而死者从此离别人世,死得其所。家中在没有别的男人了,只有还在吃奶的一个孙子。因为有孙子在,所以他的母亲没有离去。而是日夜守护着,想一个小天使守护精灵。老妇人年老体弱,为此只能由我与你们一起回营去,帮你们煮饭洗衣。

  夜深了,说话声停止了,只听见蝉鸣地叫声,有人低声地哭。天亮登程赶路的时候,老妇人就已被抓取服役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6

  我迎着夕阳的余晖来到石壕,整个村里不足十户人家,百姓们一个个都是满脸的愁苦。我随便找到了一户人家投宿,只见门口柴扉已破,屋顶只盖些茅草,门前树木已枯,好像这战乱已殃及到了万物。不一会儿,月亮冲破乌云,残星闪烁,发出惨淡的微光,月光洒在树上,更显得凄凉。

  半夜三更,明月升至中天。只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声喊叫着。老翁翻墙跑了,老妇人安抚了孩子便出去了。我透过窗户纸迎着月光,看见老妇人拄着一根破木杖,弓着腰,用补满补丁的衣服擦拭着眼眶中不断涌出的泪水。老妇面部的皱纹因为哭泣,凑在一起,满头白发更显得可怜。

  另外一边的两名小吏,一个拿棍,一个拿刀,脸部拧在一起,显得更加凶神恶煞。他们一步步逼问着老妇人:你家的壮丁去哪里了?老妇含着哭腔:三个儿子都在邺城,前不久终于盼到一封家信。两个儿子死了,剩下那个也苟且偷生地活着。说着便哽咽得更加厉害。那个拿棍的吏怒气却丝毫不减,朝着老妇的腰就来了一棍。本就站不稳的老妇倒在地上,咳嗽了起来。拿刀的吏把玩着手中的刀,挺着肥胖的肚子,漫不经心地说着:你家没别人了吗,有的话快让他出来,不然我们就要强搜了。说着便向老妇投去一个凌厉的眼神。老妇停止了咳嗽,说道:家里没别人了,就只有一个襁褓中的孙子,和一个来回走都没有一件完整衣服的儿媳,最近这粥越做越稀,今天都断粮了。说着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我想起今天在吃干粮时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对劲,便把包袱中的馒头拿出了一半放到桌上。心中不由得为这些受战争影响的老百姓感到悲伤,只希望这战争快点结束。

  外面又有了动静:老妇说要去河阳应役。便连夜跟着走了,此后,再也没有声音了。

  夜已深了,月亮躲进了乌云中藏起来了,好像怕见到这荒废一片的大地。枯木盘曲着,在春天也不敢抽出新芽,怕引人注目。我只感觉到,外面的风咆哮着,从门窗中渗透进来,钻进身体里,更钻进内心深处。隐约听到低声的哽泣声,老翁回来了。只听得一声惊叫,便一夜无声了。

  天空泛起鱼肚白,老翁出来与我告别,我看见他眼眶微肿,老妇果真不见了身影。我理了行装,更理了理心情,重新踏上那条通向光明的路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7

  灰蒙蒙的天低得阴沉,萧瑟的风粗暴地抓起地上的沙石,又重重的扔下,远方一片灰暗。

  屋内,我呆呆的看着手上早已被泪水打湿的信。尽管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,但现实是残酷的!它硬生生的将我冰冷的心撕开两瓣——我的丈夫,我亲爱的丈夫,他,他竟然离我而去了。他还那么年轻,那么能干,我想着,眼泪又流了下来,为什么,这是为什么!我多么想把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喊出来,然而我不能,公公婆婆在隔壁,失去了儿子,他们也伤心,我不能再添麻烦了。

  我抬起手,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,忽然,我感到一丝疼痛,这时我才发现,早已擦拭过多遍的脸有些红肿,眼睛疲累而刺痛。我麻木的侧身看向窗外,一片狼藉,战争!都是战争!这可恶的,天杀的战争!夺走了我的丈夫,掠走了美丽的村庄,到底何时才能结束?我叹了一口气,把我的怨恨都出在这口气上,我一个妇道人家,能做什么?无非是缝缝补补,照顾孩子罢了。

  孩子!对了,我还有个孩子,一个健康可爱的男婴,虽然战争给我带来太多的风霜,但孩子却给我带来了稍许温暖。我轻轻地走到熟睡的孩子旁,心里欣慰许多了,我伸手摸着孩子的脸,陶醉在做母亲的欣喜中,但,当我看到孩子身上破烂的衣服时,心里一阵心酸,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时,也是一番乱。以前家境也算富裕,但为了应付打仗,收走了不少钱,再加上战争不断,田地无人耕种,也愈过愈穷了。我吸了吸鼻子,慈祥的看着孩子。孩子,为了你,娘亲一定会好好活着,还要抚养你长大,这也算是娘亲对你父亲的爱和思念。

  “芊儿,出来吃饭啦!”婆婆在叫我,我连忙应了一声,匆匆出屋,刚走出门口,我低头瞥见一面铜镜反射我的样子,我吓了一跳,停住了脚步。不行,我这幅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样子会吓到公公婆婆的,便退回来,对着一面小铜镜,将我凌乱的头发用手梳了梳,抬手轻轻地擦去了脸上的干泪痕,我似满意的看着镜中还有点人样的自己,舒了一口气,勉强的笑了笑,出了屋。

  其实吃饭,吃的并不是粒粒饱满香喷喷的大米,而是那可怜的一点米,在灌上多几倍的水,煮成了那稀得不能再稀的饭。我坐在椅上,看着公公婆婆苍老的面容,心里又一阵心酸,他们已经六十余岁了,却还不能享天伦之乐,还饱受战争之苦。我端起碗,一两口就喝完了,婆婆看见了,刚想对我说些什么,突然,门外传来一阵声响,杂乱的脚步声似乎还掺杂着铁链碰撞的声音,婆婆警惕的看了一眼门口,又赶紧将我拉起,推我进屋,还说:“别出来!”我连忙把门锁上,将耳朵紧贴着门。屋内似乎有人跌倒了,是谁呢?我又紧凑着,“快,老头子,快走!”婆婆低声催着公公逃,公公连忙跑到南墙边,这是公公预设的逃跑路线,“啪”应该是公公再拿梯子上墙,“快呀,老头子!”婆婆又压低声音催着,“咂”似乎是公公踩到草的声音,公公应该成功了吧,“老婆子,我走了,你要小心!”公公低声道,随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会就没了。

  “喂,开门,给我开门!”门外传来一阵粗暴的声音,我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,砰砰直跳。我透着门缝看着外面:婆婆使动着她那颤抖的脚走到门边,“开门,快点,否则我踹了!”外面又传来一声响,婆婆似乎吓了一跳,她颤巍巍的把门闩抽出,缓慢的打开了门。

  风,狂暴的卷过家里的每个角落,婆婆打了个寒噤。门外,几个官兵摸样的人凶恶的盯着婆婆,凶巴巴的说:“死老婆子!那么久才开门,找死啊,哈!”“啊,不,不是,官兵大爷,老妇我年纪大了,行走不便,让各位大爷久等了!”婆婆连忙解释道,“哼,管你干什么,家里有男丁吧,交出来,不然,哼,有你好看!”一个官兵瞪着婆婆,往地上吐了一口痰,又亮出那大刀,“大爷啊,老妇原本有三个儿子,为皇上效忠都身亡了,家中惟剩老妇一人和孙子儿媳了,”说到这,婆婆又低声抽泣起来“如果大爷要交差的话,那就把老妇拉走,这样,老妇还能办点事,现在走的话,还能赶上为士兵们做一顿早饭呢!”婆婆哀求道,我吓了一跳,婆婆这是怎么了?那官兵往里看了看,又盯着婆婆:“那走吧,谅你也不敢欺骗我!”我看到婆婆神情复杂的往内看了最后几眼,便依依不舍的和他们走了。我忍住哭声,死命的捂着嘴,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。婆婆,我的婆婆,为什么,年纪那么大了,还要如此辛苦,这到底是为什么!我看着婆婆远去的背影,自己却无能为力,我,我真没用!

  我全身的重量似乎都被抽走,一下子瘫痪在地上,婆婆,丈夫,都走了,我还活着有什么用呢?我迷茫的看着床。不,我还有自己的骨肉,我擦干眼泪,站起来,看着孩子,猛吸鼻子。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活着的!

  我转身,拿起一张纸,咬破了手指,痛痛的,在纸上写着:

  苦兮,泪兮,又何奈!

  烽火燃三月,泪泪何凄苦!

  我看着这张纸,将它放进我的怀里,侧身看着远方,乌蒙蒙的天又升起一阵硝烟……

  风,还在狂,天,还在向下沉,前方的路,还有一丝微光,断断续续的……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8

  我夜投宿石豪村,有官兵来捉人去当兵。老头翻墙走了。老妇人出门看。

  官吏的叫声多么可怕,妇人的哭声多么凄惨。

  老妇人对官吏说;三个男人守邺城,最近一个儿子捎信回来,两个儿子刚刚战死。老夫人一边哭一边看官吏的脸色。接着又说道;活着的人困难的活着,死了的人永远不在了。老妇人凄苦的说道。官吏用机械般的声音说;是吗?屋里还有男人吗?老夫人哭着说;没了,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。还有一个媳妇。我家连一件给她穿的衣服都没有。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。可怜啊老夫人带着哭腔说道。是吗?我家有几件衣服你给你的媳妇穿吧。官吏用同情的语气说道。谢谢谢谢老妇人激动地说。

  到了官吏家拿了几件衣服,老夫人便走了。却不知后面的危险。

  老妇人到家后,便把老子叫回来了。

  突然,门一下被撞开了,只见官吏恶狠狠地说道;总数俺可以交差了。说着便把老头子抓走了。

  我们再聪明,也没有当官的狡猾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9

  公元759年,邺城之战,唐军大败,邺郡失守,民不聊生。此时,杜甫从洛阳回华州,路过石壕村。

  傍晚时分,洁白的云朵,像是喝醉了一般镀上了一层美丽的红色。太阳渐渐偏西,已经消弱的阳光,透过云彩照在路边的野花上,花儿多姿的脸庞浮现出一抹红晕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这是一个生气勃勃、万物复苏的春天。

  杜甫边走边看,不知不觉天就要黑了,此时正好路过石壕村村口,便决定在村子里投宿。走进石壕村,虽然杜甫知道此时正值战乱,但还是被眼前的荒凉破败所震惊。这里的房子破烂不堪,村子里静悄悄的,偶尔有一两个人走过,也是神色沉重、衣衫褴褛。这里的荒凉与之前所见的美丽春景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杜甫找到一户还不错的房子走了过去。说是还不错,也不过是比别人家的房子看上去多几片瓦罢了。他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一位老妇人,老妇人一脸警惕地看着他。还没等老妇人开口,杜甫就礼貌地拱手行礼,并微笑的说道:老奶奶,你好,我是来借宿的。老妇人问清了他的来意后,才让他进了屋。

  屋子里非常的简陋,杜甫简单的吃点东西后与这家的老头坐在院子里聊天。老头告诉他:河阳急需用兵,他的大儿子就去服役了,可是那些官吏又强行带走了他的二儿子和小儿子。他们家中已经是家徒四壁,日子过得苦不堪言,不过与别人家比他们家还算不错的。别人家像他这样的老头也被抓去了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逃多久。这时,突然想起了敲门声,老头仔细一听,嘀咕一句官吏来了!便直接从墙头翻了出去,看得杜甫心惊肉跳。粗暴的敲门声,一声又一声的响起,犹如催命符一般。老妇人看着老头逃走了,才去将门打开。门口的官吏大声喝问:怎么才开门,你家的男人呢?老妇人哭哭啼啼的说:我家的三个儿子都去守邺郡了,前段时间二儿子托人带信说他哥哥和弟弟都战死了,我的儿子再也回不来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?杜甫躲在院中听着越发觉得这家人可怜。可是官吏一听却不耐烦地说:我管你呢,上头规定的人数还没有凑齐呢,你家还有谁在?老妇人呜咽的更厉害了,说:我家已经没有男人了,屋里只有儿媳妇和还在吃奶的孙子,儿媳妇的衣服已经破得不能见人了,只得窝在房中。杜甫听了只觉得心酸。老妇人顿了顿又说:我家真的没有男人了,你们实在要抓就抓我吧,我这老太婆虽然老了,不中用了,但是还可以烧饭,我现在和你们去河阳,说不定还能赶上给将士们做早饭呢。

  夜深了,官吏与老妇人说话的声音已经没有了,可是杜甫在床上翻来覆去,却怎么也睡不着,老妇人的哭声却好似依旧回荡在他的耳边。虽然他知道老妇人已经被官吏带走了,可是他还是希望那些官吏能看在老妇人一把年纪,看在屋里还在吃奶的小娃娃的份上放回老妇人。可是连他自己也知道这只是个美好的想法而已。看看这个家徒四壁的屋子,以后这一家老的老、小的小日子该咋过啊!

  天亮了,杜甫要继续赶路,他要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上司,老百姓太苦了,他发誓要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为他们做些事情。昨晚招待他的老妇人已经不在了,他只能与刚刚到家,一脸悲伤的老头告别了。他帮不了这家人什么只能留下一些银子,让他们解解燃眉之急。心事重重的杜甫继续上路了。

  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10

  天灰蒙蒙的,看来一场大雨在所难免,我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赶路,希望能找到一个村子投宿。

  大约又走了五公里的路,终于依稀可以看见一个村子了,我走过去敲响一户人家的门,一位老妇人步履蹒跚地 给我开了门,领我进了里屋。

  这是一件何等简陋的屋子呀!三间屋子,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,看来,战乱带给了人民无尽的痛苦。他们安排我住在一间屋子了,并嘱咐我不要走出来。我顺从地躺在简陋的炕上,闭上了双眼。

  正当我朦朦胧胧即将进入梦想之际,一阵嘈杂声惊醒了我。“皇上有命,各家各户出壮丁一名,以充军用!”接着,又传来一阵敲门声,老妇人踉跄地去开门,老头子已翻墙逃走了。

  “你家的男人呢?都去哪儿啦?”官差大声吼道。

  老妇人哭哭啼啼地说:“我的三个儿子都去邺城防守啦,前不久,我的小儿子来信说,老大老二都阵亡了!”说到这,老妇又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  官吏没有被感动,反而更加粗暴了:“哭什么哭!住嘴!你要是再不交人,这把刀可要问候你了!”说着,他拔出了那把腰刀。

  “别,别,官爷,”老妇人吓得面如土色,“我是在苟且偷生,我的两个儿子已经完了!我们家里更是没人了,只有一个正在吃奶的孙子,我的儿媳还未改嫁,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!”

  说到这,两个官差说:“那就把你家的女人拉去从军!”说着,就要把老妇的儿媳妇拖走。

  老妇急忙上前,“别,别!她走了,我的孙子不就要饿死了吗?老妇我虽然年老力衰,请让我和你们回到营地去吧。”

  差役不屑一顾地说:“你这么个东西,跟我们回去也没多大用处,算了吧你。”

  “谁说我没用,我今晚去了,明天早上我还可以给你们做早饭哩!”

  两个差役交头接耳了一会儿,说:“好吧,就你去,带走!”

  就在此时,雷声滚滚,暴雨落了下来。雷声、风声、雨声,凌乱的脚步声,孩子的哭声,女人的喊叫声,混成一片。

  嘈杂声渐渐小了下来。夜深了,一阵哭泣声又传了过来,我心中也不甚伤感,也情不自禁流下泪来。

  第二天,我起了个大早,走出屋子,我看见了翻墙逃走的老汉和他的儿媳妇。他们熬红的双眼、憔悴的面容让我体验到了民间的疾苦,我向老汉告别,出了石壕村。雨后的空气是那么地清新,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山河,何时才能洗去它的污浊?

【《石壕吏》改写作文(通用10篇)】相关文章:

1.石壕吏改写作文(通用12篇)

2.改写《秋思》作文(通用10篇)

3.改写小学作文

4.秋思改写作文

5.天净沙秋思改写作文(通用5篇)

6.木兰诗改写作文(通用5篇)

7.牧童改写五年级作文(通用10篇)

8.改写清平乐·村居作文450字(通用10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