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曾醉流年

日期:2019-07-08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  ——题记

  也曾落眉眼

  曾经小小少年,后来又落入了谁的眉眼,他就像一个纠结的个体,时而深沉,时而低微。初一那年,我们无言,到了初二,我与他依旧无言,只不过对他的态度由最开始的羡慕,到最后的反感,或许是因为他当时不求上进而又不得人心吧,奇怪的是,尽管这样,我当时对他也没有处处针锋相对,事情的开始是在初二的一个暑假,那是一段她因他被儿女情长左右的时光,她是我的好朋友,因为种种事情,我逐渐转变了对他的看法――由不屑到反感。于是,我时常针对他,时常对他暗嘲热讽。再后来,我又发现自己的行为有些许可笑。当时我还没做好自己,就去“大义凛然”地指责别人,义正言辞地掺和他们的事,未免也说不过去。或许,他们之间恰好印证了“有情不必终老,暗香浮动正好。”

  以后,只当曾经有一粒沙落入了对方的眉眼,无关相见。

  也曾梦天涯

  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”是苏轼漂泊天涯的写照;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是李白不甘现状的豪情;“欲将心事付瑶琴,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”是岳飞壮志难酬的万般无奈;是否,在每个年少无知的夜晚或清晨,总会有一个渺远的梦在他心底蔓延――仗剑天涯。这种连女生都会幻想的童话,男生又怎么会遗忘?或许,只有珍藏,才对得起曾经那份价值不菲的畅想。而后,在每个午后,也想到曾经的年少轻狂,只是为了以后的回忆留一份不算难堪的念想,或许那时的他才印证了另一种“翩翩傲骨才少年。”

  后来仗剑天涯被落在花下,只当把酒桑麻,遗忘梦话。

  也曾无牵挂

  时光飞逝,如树木凋零,草木枯黄。而他似乎只适合生在秋季,只有那样温和的季节才能为他孤傲的性子添几分温润。或许,当你真正看懂一个人,而不说透,那么你就懂得了至极的尊重,有时候,自以为聪明的人往往是最容易被自己的心误导的人,做一个正直的人,跟着自己的心走,就不会后悔。人们往往习惯在真实中寻安慰,却又在鱼龙混杂的世界披上伪装,演一场凄美的独角戏,愿那时的他早已铅华洗尽,在自己自编自导的那出戏中放下牵挂,不管最终那株孤傲的竹被安置在哪座庭院中,也愿了无牵挂。

  从此,浪迹天涯,了无牵挂。

  遇见从不是1场景,而是一场入心的旅行。遇见的人,经历的事,只当是在漠漠红尘中的一场梦,不必惦念谁,亦无需忘记,要做的只是用心感受沿途风光,足矣平复内心的不快。

  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  ——后记